旅行是一種病

當你在穿山越嶺的另一邊 · 我在孤獨的路上沒有盡頭


發表留言

【從雲南到印度 – 玖】遇見不一樣的大理城外

在大理古城,待上幾天也不會悶,因為這裡正是為發呆愛好者而存在。幾天過去,對古城內的大小街巷都走過,是時候到城外去探索!很多人會選用單車或電動機車往城外跑,我選擇了一個幾乎沒有人考慮的方式:徒步。因為,徒步總能看到不一樣的風景和人物。

從大理古城南門步出古城,沿景觀公路一直朝洱海邊方向走,終點是六公里外的才村碼頭。橫過車來車往緊貼古城而建的大麗線(大理>麗江),之後隨意跟隨一位穿上白族民族服的中年婦女深入村落,反正不趕時間。


當越遠離古城的繁華,就越接近樸實的大理,穿過林立兩旁的白族傳統牌樓式民居,接下來是田埂路上。

烈日下務農的農夫、田間嬉戲的孩子、收割的老者,只花一小時的徒步離開古城牆,就可以置身大理城外,被只會出現在紀錄片的田野坎煙包圍,不!應該說終於被世界包圍,不再受困於城市牆垣。

走出田埂路,轉入環海西路,兩邊仍是農田,不同的是被混凝土路分隔開。遠處傳來燒焦雜草的味道,雖然刺鼻,但加上農婦弓身務農的畫面、彼此吶喊交談之聲,是嗅覺、視覺、聽覺組成的田園饗宴。

耀眼的陽光,從背景蒼山灑下田野,這片地千百年來孕育大理,說不定昨晚大理城內放進口裡的青炒土豆絲正來自這片田。靠山食山,靠水食水,大理卻兩者皆備,從來都是富庶之地。貴為雲南第二大湖的洱海,即使2009年雲南連連大旱,大理在溪流、泉眼乾涸,大理城外田野仍不減收成,算是洱海對大理人的不離不棄。

當轉入環海西路,只要慢步一條半小時的大直路,遇見才村碼頭的路牌往右轉,再走十五分鐘就可以到達洱海岸。趕及黃昏時份抵步,回頭便能看見夕陽除除落下蒼山後,天色漸轉為橘黃色,從海西遠眺海東沿岸的雙廊、挖色、海東三大鎮,雲南高原土地呈現出層次分明的紅土,那一刻只想放下照相機,在黃昏鳥嗚下靜觀夕照在紅土上揮舞畫筆。

在夕陽下結束大理城外的一天,在蒼山、洱海之間享盡最後一線陽光,來大理,理當如此!

廣告


發表留言

【從雲南到印度 – 捌】來大理只做一件事:放慢節奏,往內心找回自己

image

SONY DSC

大理,是個武俠小說的世界。從麗江乘火車到大理是回昆明的必經之路,由一介草民走到金庸小說筆下一陽指、六脈神劍、凌波微步的發源地,就像回到過去。大理建城於洱海西岸,由唐朝至大理國前後歷六朝,其建城歷史與西安、北京、洛陽、開封、南京同享盛名,同時是連接茶馬古道及西北、西南、海上絲路的宗教、經濟、文化中心。

wpid-wp-1432393899681.jpeg

從大理火車站一出來,會有海量的私人司機拉客到大理古城,他們一般都是旅店的老闆或員工,如果你說已訂旅店,他會沿路遊說你先去他那家看看,會浪費不少時間,因為大理旅店已泛濫之災,有些比較偏僻的店生意不好,不能不跑出來拉客過日子。我沒有上當,因為全能的百度地圖,早已告訴我火車站外的8路公車就可直接到達古城,盛惠2大元人民幣。既然乘公車,為什麼我會知道私人司機坑人的手法?就是要多在網上爬文,像你在爬這篇文章,就可以避開不少旅程中的不愉快經歷。

image

image

進到大理古城,腳步就不自然地放慢節奏,因為沒有要趕路的地方,沒有趕要去見的人,沒有趕要處理的事,實在找不到要趕的理由。環顧四周,本地人、遊人都在以不能再慢的節奏生活,人來回在石板地踱步,車也少有響鞍,單車也少有嗚鈴,大家將生命的流動轉變成慢鏡,如果需要慢活,大理絕對是必然之選。六、七十年代的大理古城,最熱鬧的是洋人街,那是由西方嬉皮士打造出的天地,甚至「洋人街」三字被堂而皇之立在牌坊之上,其實現在洋人也大不如前,它就像見證一段曾聞名中外的背包客歷史。

wpid-wp-1432394385186.jpeg wpid-wp-1432394627103.jpeg

時移勢易,現在是屬於人民路的時代,它由西向東沿著地勢斜斜地將整個古城貫穿,由西往東走可見盡頭的洱海,由東往西走可面向蒼山,一頭是日出,一頭是日落,不知道多少人曾穿梭於這條時光隧道,思考屬於自己的路。人民路是整個古城的商貿中心,各式各樣的店:客棧、書店、牛奶店、樂器店、單車店、咖啡店、銀行、肉店、各類食店、時裝店、手飾店、酒吧、縫紉店、維修店、花店...應有盡有,由於可以解決一切生活大小事,自然成為本地人和背包客雲集之地。我每一天也至少在人民路來回四、五遍,多待幾天,對不同店舖的位置已熟悉得可為初到的遊客帶路。

image

為熟習在大理的慢活,建議其中一項最寫意的活動就是找一家露天咖啡店,點一份All Day Breakfast和一杯意式咖啡,用半天時間看看街上的人流,看他們如何生活,發現生活的另一種可能性,他們可能並不富有,也沒有每天為工作而拼搏,但臉上流露出一種樂天知命、感恩知足的神情,這是在任何富裕的都市人身上都難以發現的一種生活態度。

image

image

出走,會發現上帝對人類的幽默,有些人營營役役一輩子也在追逐一堆帶不走的物質和數字,有些人一輩子沒強求要房、要車、要錢卻又什麼都不缺。人生所需的遠比我們想像的少,但又不可能無慾無求,生活依然需要靠努力付出勞力來維持。工作是人生旅程中不可或缺的一環,但工作不應窒息我們思考想要過什麼生活。旅行,不是逃避生活,不是靈丹妙藥,卻可提供一個放下重擔的空間去沉澱,大理,似乎正為此而存在,讓一個又一個尋找另一種生活的旅人留下,留下為了與自己相遇。

image

再有方向感都會有迷路的時候,走到大理古城復興路和平路交叉處,見十字架高掛,在超過百年歷史的大理古城基督教堂前,想起一位中世紀哲學家兼神學家對人類心靈空虛發出的呼喚:「上帝造人時,在人的靈魂留下一個像上帝的形狀一樣的破洞,因此只有當人找到上帝時,才能彌補心靈的空缺。」―聖奧古斯丁(St. Augustine, Confessions)。人類與生俱來有探求生命意義的本能和宗教性,也許是出於我們自覺渺小、有限,有人會將信心建立於一切「可見」之物,追逐於錢財、名聲、事業、愛情、權力之中;有人會將信心建立在「不可見」的信仰、宗教、價值觀,循內在、靈性的途徑去成就自己的一生。

wpid-wp-1432395104919.jpeg

崇聖三塔

大理,正是一個帶人走進內在、靈性的地方,來大理只做一件事:放慢節奏,往內心找回自己。


發表留言

有一種旅行,叫責任旅行【台灣篇】

剛結束的台灣環島之旅,強烈的使命感驅使我要盡一個旅行者的責任,將台灣的所見拋磚引玉讓我們反思什麼是旅行,更進一步去思考「責任旅行」(Responsible Travelling)。

旅行,在大部份人的觀念中可能是花筆錢去享受異地假期,以陽光、海灘、美食、購物、景點...填滿假期每一條隙縫。旅行的方式從來千變萬化,有人喜歡廉航、青旅、背包窮遊,有人喜歡Top 10 Airline、五星級酒店、郵輪假期,沒有對錯好壞之分,視乎各人喜好、目標與消費能力(當然越高昂消費相對會增加碳排放)。我想分享的是旅行的態度,一種關乎Common Sense的態度:「尊重當地的文化、風俗,將旅行對當地人生活方式、生態環境影響減至最低」。作為客人的應有之道,本來就不是什麼大智慧,是人人都應有的Common Sense,可惜總會有人重覆犯錯。

近年的台灣,內地遊客暴增,為台灣人的生活和環境帶來不少問題,這是客觀事實,不存在針對內地人,因為內地遊客已成為世界各地最大單一旅客來源,繼而令旅遊所衍生的問題難免會圍繞他們討論。

SONY DSC

按圖片以查看大圖 名稱: DSC00042.jpg 查看次數: 46 文件大小: 1.21 MB ID: 1539097

在日月潭,每天一車又一車旅遊大巴流水式將人流送抵,對當地交通造成沉重負擔,人群嘈雜的叫嚷聲將寧謐如鏡面的日月潭徹底打碎,大大影響其他旅客的觀賞質素。日月潭其中一個最有名的景點文武廟外有一個觀景平台,置有一座刻上「日月潭」三字的大石,台灣人戲稱它已改名為「打架石」,因為曾有內地人因爭位置拍照而打架。一個負責任的旅行者,不應該為一己私慾作出任影響當地人、其他遊客的滋擾行為。

SONY DSC

在阿里山森林景區,很多千年古彬的樹幹被包著草蓆,樹前有告示牌寫上「請為大樹留下美麗的外衣」、「請不要剝樹皮」。沿森林步道前行,有些樹旁邊仍見剝下樹皮在地上,撿起樹皮上的青苔仍是青翠綠色,相信是剛發生的事。一個負責任的旅行者,不應該忽視當地政府、地方組織作出的提示,簡單而言三個字:守規矩。

SONY DSC

在墾丁,有一種很可怕的事,就是水樽蓋、沖天炮(煙花)塑膠頭、短水管會在地上自行移動,仔細看原來是寄居蟹。遊客將墾丁沙灘上的貝殼都帶走,導致墾丁沿岸90%寄居蟹沒有合適「居所」,它們無奈只有將胡亂被棄置的垃圾當「家」,當地需要有保育人士定期到寄居蟹棲息處撒貝殼。一個負責任的旅行者,不應該破壞當地任何生態環境,須知生態系統是需要很長的時間重建。

SONY DSC

在高雄,六合夜市早已淪陷成為貴價觀光夜市,當地朋友於是提議到較多高雄人去的瑞豐夜市。始料不及同樣人山人海,夜市外圍很多人蹲坐地上、抽煙、孩子哭鬧,在人群中穿插中聽到一句:「上海人来吃上海包子,来干么?」我和朋友都無奈對望一笑。後來我明白了何解瑞豐淪陷,因為在一個內地熱門的旅遊網站看到有人推薦瑞豐夜市賣點是「高雄本土夜市」,我心裡想:「傻傻的,你們內地人都去了,還有什麼本土可言?」。一個負責任的旅行者,不應該以自身文化入侵別國,多觀察當地文化自處,才不會影響當地人的生活而惹人生厭。

SONY DSC

在台東,一間酒店的自助早餐餐廳,在當眼處有用簡體字寫上「请按量拿取食物,切勿浪费」告示。每個地方的資源都是當地人辛勞的成果,甚至是幾代人的成就,如台灣的茶葉、水果是經過幾十年從外地引進後再研究、改良,才有今天的醇厚與甜美。當我們用金錢去換取食物,請對大地和當地人心存感激,別以為付了錢就可以將一切為所欲為,人類只是受上帝託付管理大地,不是主宰。一個負責任的旅行者,不應該肆意糟蹋、浪費當地一切的資源。

說了這麼多「不應該」,那責任旅行「應該」做什麼?鼓勵大家去做任何「關心這個世界」的事。聽上去很宏大,但所有宏大的事都必須靠賴小事組成。近年越來越流行志工旅行,參加者透過到外地NGO或環保組織的義務工作,對當地作出貢獻的同時又能更深入認識當地需要,是深度旅遊之選。即使是數天觀光旅行,亦有很多方法可以為當地環境、弱勢社群出一分力,以台灣為例,可將垃圾分類棄置、罷買黑心企業商品、將購物發票投進慈善箱用作抽獎金、購買街上殘障人仕兜售的貨品、將剩下外幣捐贈當地慈善機構等。

世界上一定有些地方曾令我們難以忘記,甚至啟發過我們生命,豐富了我們的回憶,我們終會離開,但責任旅行會將最美好的留下給當地人和下一位旅者。旅行的同時,在所到之處留下愛與祝福,可以讓充斥苦難的世界再次綻放美麗。在下次旅程展開前,嘗試思考你的責任旅行,賦予旅行另一種意義。


發表留言

【從雲南到印度 – 柒】你喜歡束河還是麗江?

SONY DSC

「你喜歡束河還是麗江?」是我經常會問途上新認識的旅人一個指標性問題。正如美劇《Walking Dead》男主角在弱肉強食的行屍世界,遇上陌生人總會問幾個關鍵問題(利申:我不會拿槍指向對方問),以推測對方底細、是否可信,然後…似乎太血腥…還是談回旅行。

SONY DSC

束河與麗江,一直被比較,束河有太多方面被麗江比下去,除了相對安寧。

SONY DSC

SONY DSC

SONY DSC

下午四時多,踏足束河古城的石階地上,這裡狗和馬加起來比路人還要多。當天清晨五時還在瀘沽湖上看日出,折騰大半天車程返回麗江仍要逃到七公里外的束河古鎮,因為實在受夠了每天上演百貨公司瘋狂大減價的麗江古城,擠得都快要掉到落花流水裡去。

SONY DSC

SONY DSC

許多人仍搞不清楚,世界文化遺產「麗江古城」並不單指長期滿座簡稱「麗江」的「大研古鎮」,其範圍還包括幾公里外的「束河古鎮」和「白沙古鎮」,由三部份組成。大研古鎮雖然自古作為茶馬古道的重要據點,但束河才是納西族最先建立的聚居點,比大研更早,是昔日重要的皮革生產地、維修地,任何一隊經商馬幫都必須要用到大量皮具:皮靴、皮手套、皮帽、皮包、皮製馬具…不難想像,當年從印度、西藏、四川、雲南沿路滿載貨物來回往返的馬幫,最頂盛時期達上萬匹馬同時在茶馬古道上經商,束河自然成為當時全國最大的皮具市場。

SONY DSC

一個納西老人道出了束河流傳已久「千里招皮匠」的故事,相傳明朝萬曆年間,木土司為發展麗江,從京城招了五個皮匠到邊陲的雲南,幾年後只有一個沒患上Homesick的皮匠願意留下,土木司答應他賞賜「一張牛皮大小」的土地給他,皮匠於是將牛皮裁成一條長長的皮繩,圈了一大片地,然後又娶了一個美麗賢淑的納西女人,然後又成為滇西皮革一代宗師。一個集事業、愛情兩得意的古代Working Holiday勵志故事!

SONY DSC

喜歡束河,因為束河交通沒麗江方便,因為束河沒有麗江艷遇處處,因為束河沒有麗江夜夜笙歌,因為束河沒有麗江應有盡有。只有跑到老遠來仍留戀城市生活的人,才會喜歡空有古城糖衣的麗江商業城。與很多老背包一樣,寧願走遠一步留在束河,白天在街上曬太陽、玩玩狗、摸摸馬,黃昏走到後山看火燒雲,飯後泡一杯雲南普洱,與左鄰右里閒談旅行事、小城大事。在異地慢活,不時會出現時間凝固的電影情節,四周的人與物仍在動仍在說話,只有自己靜止環視四周,將茶杯貼到唇邊,黑漆漆的濃茶上有個倒影說:「你現在不正在過很多人認為要再工作三、四十年才可擁有的生活嗎?」

SONY DSC

問一句「你喜歡束河還是麗江?」,大概可斷定對方對人生、旅行的態度,甚至是性格。「這樣交朋結友太現實了吧?」,才不,這是對自己誠實!畢竟旅途時間有限,沒時間去改變自己迎合人,沒必要載假臉具去討好人,放開自己放過別人,接受彼此也是過客。很多人說,到了某個年紀,才發現人生實在不需要太在意別人如何看自己。旅行,或許可以讓人早個十年八載明白這個人生重要的道理:「討好所有人,是最快讓自己迷失的捷徑」。

SONY DSC

束河與麗江不存在「既生瑜,何生亮?」的糾結,束河與麗江只是像路牌般提示路過的客旅:「往前,繼續往別人認為你需要過的生活;轉左,追尋自己真正需要的生活」。人生不如旅行可以往回走,我們又在為何而活?Better late never than never…改變行程,永遠不會嫌太遲。


發表留言

【從雲南到印度 – 陸】走婚,豈只是愛情

相片 19-10-201311 18 59

瀘沽湖需要的不是艷遇,瀘沽湖只需要愛情。

SONY DSC

在湖畔,生長出來的樹,皆是一雙一對一高一矮,當地人稱為「情人樹」,近看連樹葉之間也似乎在談情。摩梭人,男不娶、女不嫁,情人之間無婚姻、財產及子女的束縛,女人可以自由自在,談一世戀愛,一種與世界完全不同的戀愛態度,他們的愛情信仰:走婚。享受心靈饗宴之先,要放下宗教、現代文明對婚姻的前設,嘗試不去批判單單欣賞走婚文化的美,必定會有意外收獲。

SONY DSC

當夜幕低垂,「阿注」(女對男情人的稱呼)便會於田埂路上匆匆趕路,為到「阿夏」(男對女情人的稱呼)的「花樓」(成年女性的房間)赴會,翌日早上男方又匆匆回到自己母家。摩梭男人為見情人不惜長途跋涉,爬上情人的花樓約會。摩梭女人的孩子會跟母親的姓,由母親家族撫養成人,摩梭男人沒有父親角色,卻又肩負起照顧姐妹孩子的責任,構成一個令世人嘖嘖稱奇的母系王國。

相片 19-10-201311 16 53

相比此行來回麗江15小時的車程,環湖一周是微不足道。從最熱鬧的村鎮里格出發,順時針沿湖畔走,公路上沒有汽油的味道,而是一陣陣炊煙飄散,傳統的摩梭民居木楞子房,屋裡屋外都堆滿米黃色的玉米,似乎是豐收的一年。環湖必然會越過雲南與四川的邊界,跨進四川省,別忘了走到郵局,挑張明信片,蓋上專為遊人預備的紀念郵章,希望它比自己更早平安回家。

相片 19-10-201313 16 58

相片 19-10-201313 15 01

沿路的村鎮已不斷大興土木,為寧謐的女兒國即將被觀光化作準備。一直走到瀘沽湖一片寬廣的淺水處,綠綠黃黃的蘆葦草迎風生長在水面,像一大片草原,摩梭人就索性叫它:「草海」。

相片 19-10-201313 15 44

SONY DSC

草海上的走婚橋,是整個瀘沽湖的唯一一道橋,現在的新橋為觀光而建,舊橋早已在水面上載浮載沉,它才是世世代代將兩岸無數摩梭情人連起來,支撐著摩梭人繁衍後代的重任,時至今天仍默默守護每個在新走婚橋來回往返的摩梭男人。

相片 19-10-201313 19 38 SONY DSC

走婚橋上,特別多摩梭婦女、小孩在擺地攤。有一個七、八來歲的摩梭女孩,穿著光鮮的民族服,有著雲貴高原的充沛陽光賦予的古銅膚色,腳旁放了幾包以保鮮袋包好的核桃肉,她叫賣時低著頭,一雙大眼睛閃縮往上望:「哥哥,買包核桃肉,好吃」,她散發出小數民族孩子獨有的純樸與稚氣,吸引了我的注意。對沿途的小孩大都是沒有免疫力,只要聊幾句、玩一下,背包裡的糖果、文具便會自動轉移到他們手上,或是和他們買下一些不是必需的當地特產,何況與這個女孩蠻投緣。

在藍天白雲與青蔥草海之間,女孩坐在走婚橋的木欄上,弓身與我閒聊,由起初害臊腼腆變得開朗起來。我說烈日當空擺地攤可辛苦了,她微笑對我點頭,個子標緻的她令我忽發奇想,她何不找一套特色的摩梭民族服穿上,與旅客合照後收小費,比起賣核桃一定更快賺夠一天所需回家休息,她聽後笑臉不語。小孩在這個應該待在家裡學習的年紀,卻每天放學後跑到走婚橋叫賣,作為一過路人,能為她做些什麼?就只能多買一點,希望她比平日早一點回家與家人團聚。她的家或者也是傳統的木楞子房,媽媽辛勤地處理家務,地位崇高的老祖母坐在祖母房主持大局,再過幾年,十三歲的她便成人,有一天她會成為別人命中注定的阿夏,有一天她也會承繼母系家族的一切。

相片 19-10-201311 49 08

迎風駛向餘下的一半路程,細嚼咀裡甘香的核桃肉,忘不了女孩的笑容與對話。我有點後悔那個提議,因為我不希望見到一個地方變得觀光化,一個地方的純樸才是最吸引旅人之處,就如那位女孩一樣,但似乎已不能回頭。

相片 19-10-201317 46 55

微雨過後的里格上空,彩虹下的女兒國,在太陽下閃閃發亮,全然美麗。彩虹是聖經中上帝對人作出應許的記號,上帝似乎相當了解人對愛總是懷疑,承諾往往需要憑證才會安心,如現代婚姻的一紙婚書、一雙婚戒。女兒國的走婚,讓世人得見一種超越物質、子嗣承繼的感情,一種看似脫離文明社會卻又反璞歸真的愛情。

您,又在用什麼灌溉愛情?


發表留言

【從雲南到印度 – 伍】天空之鏡就在女兒國

SONY DSC

瀘沽湖反射出的魅力,會令人想一直待下去。

SONY DSC

早上6時45分,微涼空氣中手一直放在衣袋,晨光初現的麗江古城廣場上,賣早餐的販子、高談闊論的遊客、含著半根煙的大巴司機…盤踞各處,各人都準備前往麗江周邊的旅遊勝地。將要前往神秘的女兒國,代價是在迂迴曲折的山路上度過7個小時,路況還好,沿途風景宜人。不少人因為累人的車程而放棄瀘沽湖,但瀘沽湖絕不會感到可惜,因為他們已錯過了一個世上絕無僅有的天堂。

相片 19-10-201311 05 40

瀘沽湖摩梭女兒國,是人類最後的母系國度。當進入瀘沽湖景區,從遠處就可見海拔3993米高的格姆女神山,她是納西族摩梭人尊敬的守護神,主宰人口興衰、莊稼和牲畜,更重要是摩梭女性的健康與生育。格姆女神山外形像一頭靜卧的獅子,在藏語的名稱就是「獅子山」之意。

SONY DSC

在母系制度的女兒國,以母系血緣為本,所有家族成員都由一個或幾個始祖母的後裔組成,財產也是由母系繼承,由母親傳給子女,舅舅傳給甥子、女。家中的男性關係中,沒有父親,只有舅舅、兄弟。每個家庭有一位家長,由年長或能幹的女性擔任「老祖母」,在「女尊男不卑」的文化中,舅掌禮儀,母掌財政。在女兒國,家中的老祖母擁有無上權威,任何場合都要表現出對女性的尊重和禮讓,沒有男士風度是沒可能在這裡生存吧,或說,能生活在瀘沽湖的男士都具備應有的男士風度。

SONY DSC SONY DSC

這裡,水是那麼的乾淨,人是那麼的純樸,花半天環湖更會發現不同角度的瀘沽湖形態不一,像一位舞孃轉動著身體,擺出不同的姿態去吸引觀眾。那時正在深秋,秋色把一部份樹葉染黃、染紅,我從沒想過為追逐紅葉而遠行,卻在沒有預料下見證一片又一片紅葉的美艷,當下才知道原來紅葉比我想像中更美。當離開安舒區,走進未知的國度,往往是驚喜處處,亦是旅行能喚起人不要原地踏步、對未來充滿期待的力量。

SONY DSC

在碧藍靜謐的瀘沽湖,那片天空之鏡,不說話,靜靜凝視她,就是人生中最好的時光之一,好吧,我也不再多說話了,就一起靜靜凝視她。

SONY DSC SONY DSC SONY DSC SONY DSC SONY DSC SONY DSC SONY DSC SONY DSC SONY DSC SONY DSC SONY DSC SONY DSC SONY DSC

大自然面前,只能讚嘆創造奇工!風景只是前菜,下次我們會與摩梭族談戀愛。

如果你也想親眼一睹中國的天空之鏡,請趕及在瀘沽湖機場於2015年10月投入運營之前出發,當一個旅客吞吐量可達45萬人次的機場建於景點旁,可以想像不可能再出現以上寧謐的風景。


發表留言

【從雲南到印度 – 肆】麗江遇上一段艷遇

「就在這一瞬間..才發現…你就在我身邊…」…麗江小倩的《一瞬間》覆蓋整個麗江古城空氣所到之處,第一天仍會為幾乎所有店都播同一首歌不耐煩,再過兩天、三天、四天…感覺對這首歌習慣了,甚至不其然會哼起,被洗腦成功。

SONY DSC

麗江,令人著迷,但少有人是為古城之美、納西文化而來,《一瞬間》跳脫動人的旋律反而道出真相:艷遇。遊走內地的旅行論壇,一提麗江,下一句就是艷遇,麗江成為艷遇的代名詞,他們口中的艷遇,彷彿是麗江的特產,只要你想就能買下。

SONY DSC

第一天在麗江一家青年旅舍下榻,原來訂下的男生六人房間,被換成男女混合房間,因為麗江已是個全年不分旺季不旺季的景點,人太多時就只好不分男女塞滿每個床位。多跑青旅,就知道男女混合房間是件很普遍的事,當然一定有女生會質疑不方便、不安全、很尷尬,都明白,所以有以上憂慮就別強逼自己選擇青旅,因為愛好青旅人士都明白自己所需要的只是當中的簡便、結交朋友、分享經歷,最重要是一張床而已,勞累一天過後通常沒有太多心神去想多餘的事情,包括艷遇。

SONY DSC

我的房間在地下,暗黃的鎢絲燈為房間增添懷舊氣氛,打開唯一的窗就面向中央的天階,麗江的旅店大多是由納西人的民居改建而成,我住的是納西民族特色的「四合五天井」的磚木結構瓦房,由正房、下房、左右廂房組成的閉合式四合院建築,五天井是指四個房角的小天井加上中間一個大天井。

我一如往常選床的上格,感覺較有私隱,睡在我下格的是一位黑龍江女生,個性像個男生,另一邊床的上格是廣東女生,下格是廣東男生,他們三個是路上已相識。晚上正費力掏出背包深處的睡袋,剛進房的廣東女生向我搭訕,就是那些開場白「你好,來了幾天?去過那裡?將去那裡?」。在內地只要一開口,帶廣東口音的普通話就會將自己出賣,「我叫薇薇,你廣東人?」她改用廣東話問,我說:「香港」。

難得在十三億人操普通話的地方用母語,我盤膝在床上,她仰起頭用廣東話交談起來。薇薇是個不到一米五帶點稚氣的本科生,說起話來嘴和眼都眯笑起來,邊說話邊把玩一頭長長的棕色曲髮,逃學跑出來旅行仍留著一手水晶甲,感覺就是位千金小姐。從她口中得知他們一行三人剛徒步雨崩村看梅里雪山回來,眉飛色舞地談及在飛來寺看到可遇不可求的日照金山。

「明天我們去瀘沽湖,你要去嗎?」她問。

我猶豫了一會,其實隔天尚未安排什麼,事實上如果不需要趕路,通常前一晚想了幾個方案,待睡醒才決定當天想做什麼。既然自己計劃尚未訂下,又有人為我提供不錯計劃,就此便率性地應這位新認識數小時的同房邀請,隔天與他們三人出發。

說到這裡,是時候要澄清,其實我並不是這段艷遇的男主角。還記得睡在薇薇下格的廣東男生嗎?阿鋒在與我相遇的一個星期前在麗江遇上薇薇,從此就身陷這段艷遇不能自拔,那位同行的黑龍江女生跟我說,阿鋒在徒步的路上對薇薇呵護備至。在瀘沽湖之行中,眼見他繼續展開凌厲攻勢一無所獲,而女的呢?似乎很享受做娘娘的滋味,對所有殷勤既不拒絕又沒承諾。眼見阿鋒苦無出路,還打算改變原來自己的行程,隨薇薇去下一站一個自己完全不感興趣的地方,我不忍心地直截了當問他:「你出來旅行就是想得到這些?」,為了一段艷遇,他浪費了本來更有用的時間、金錢,還錯過了不少沿途景色和無限的可能。

SONY DSC

回到麗江,我與他們分道揚鑣,臨別前我與男生交換了微信,並留下一個邀請:「如果你決定不跟薇薇去杭州,就來找我一起去看紅土地」。幾天後,我收到他的回覆,他的決定讓旅程擺脫艷遇重回正軌。後來我們去了看紅土地,成為了朋友,在他移民美國前還來過香港找我,現在的阿鋒與美國認識的女朋友展開新生活,多得當日與一段艷遇擦身而過。

SONY DSC

艷遇,很多人可以繪聲繪影地描述,可惜太多的艷遇都是過眼雲煙。在麗江古城的酒吧街,就有不少酒吧聘請妙齡女郎當「職業艷遇」,華麗邂逅背後,一次艷遇能為酒吧開多少瓶啤酒?數字一定相當可觀。

SONY DSC

現在回憶在古城漫無目的地閒逛,聽著大街小巷傳來小倩的《一瞬間》,在熙來攘往的少男少女間穿梭往來,艷遇?又怎能比得上旅途上的自由自在、說走就走。